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红色文化 >

红色文化

红色记忆|毛泽东与曲阜

来源:曲阜党政网—微信公众号    作者:市信息化管理中心    发布时间:2017-08-10    点击数:

(本文摘自 曲阜党政网公众微信号)

 

毛泽东与孔子思想

少年时代的毛泽东就读过《论语》等。在与斯诺谈话中,毛泽东说到:“我8岁开始在村私塾读书,一直读到13岁。每天早上和晚上,我在田间干活。白天我就读孔子的《论语》和《四书》。”

1938年10月,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的报告中讲到:“学习我们的历史遗产,用马克思主义的方法给以批判的总结,是我们学习的另一任务。我们这个民族有数千年的历史,有它的特点,有它的许多珍贵品。对于这些,我们还是小学生。今天的中国是历史的中国的一个发展,我们是马克思主义的历史主义者,我们不应当割断历史。从孔夫子到孙中山,我们应当给以总结,承继这一份珍贵的遗产。这对于知道当前的伟大的运动,是有重要的帮助的。”,并提出“对自己,‘学而不厌’,对人家,‘诲人不倦’,我们应取这种态度。”毛泽东不仅提出“从孔夫子到孙中山,我们应当给以总结,承继这一份珍贵的遗产”,而且率先垂范,剔除封建性糟粕,汲取民族性精华,批判继承了这一份珍贵的遗产。

早在1930年,毛泽东就对苏区党的干部说,“迈开你的两脚,到你的工作范围的各部分各地方去走走,学个孔夫子的‘每事问’,任凭什么才力小也能解决问题……”毛泽东同志把孔夫子的“每事问”同调查研究联系起来,并赋予新的含意。在《党委会的工作方法》中,毛泽东告诫各级领导同志:“我们切不可强不知以为知,要‘不耻下问’,要善于倾听下面干部的意见。先做学生,然后再做先生;先向下面干部请教,然后再下命令。各中央局、各前委处理问题的时候,除军事情况紧急和事情已经弄清楚者外,都应该这样办。这不会影响自己的威信,而只会增加自己的威信。”对孔子的“敏而好学,不耻下问”也有新的发展。

后来,毛泽东对孔子的中庸也作过中肯的评价。“‘过犹不及’是两条战线斗争的方法,是重要思想方法之一。一切哲学,一切思想,一切日常生活,都要做两条战线斗争,去肯定事物与概念的相对安定的质。”“孔子的中庸观念是孔子的一大发现,一大功绩,是哲学的重要范畴,值得很好地解释一番。”

 

毛泽东两次来曲阜

第一次来曲阜

1919年12月18日,毛泽东为开展驱张(敬尧)运动第二次到北京。期间,频繁接触李大钊、邓中夏等人,参加了由李大钊、王光祈发起成立的少年中国学会,阅读了宣传马克思主义和俄国革命思想的书刊,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并受到了俄国革命思想的影响。1920年4月11日,他离开北京前往上海。途中,慕名到曲阜看了孔夫子的故居和墓地,并作社会考察。此系毛泽东第一次到曲阜。

第二次来曲阜

1952年l0月28日,中共中央主席、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政协第一届全国委员会主席、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在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国家公安部部长罗瑞卿、山东军区司令员许世友、山东省副省长王卓如等人的陪同下,由济南抵达曲阜。中共曲阜县委书记孔子玉接待了毛泽东主席一行,回答了毛泽东主席对有关问题的询问,并引领毛泽东主席先后视察了孔庙、孔府和孔林。

在孔庙大成殿前,毛泽东主席仔细看完10根深浮雕盘龙石柱后走进大成殿,环顾四周,正中供奉着孔子塑像,两侧为颜、曾、思、孟,再外为12先哲,殿内还陈列着祭祀孔子时中和韶乐乐器和舞具。毛泽东主席仰望殿中康熙题写的 "万世师表"和光绪题写的 "斯文在兹"匾额。然后来到寝殿观看。在圣迹殿观看了明万历年间由木刻图画改为石刻的记载孔子一生主要事迹的120幅 《圣迹图》。参观孔府后去了孔林。孔子玉向毛泽东介绍说:孔子死后,他的弟子把他葬在鲁城北水之上,那时还是 "墓而不坟"。到了秦汉时期,坟增高了,但只有少量的墓地和守林人。后来,随着孔子地位的提高,孔林的规模也越来越大,到清康熙二十三年己扩为3000 亩,是我国历史最久、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氏族专用墓地。毛泽东听了赞叹道:"这个孔林确有特点"。 "不仅中国独此一家,大概全世界也找不到第二个啊,研究中国的墓葬文化,不用到别的地方,这一处就够了!"

在孔子墓前,毛泽东一行认真看了墓前的巨碑篆刻 "大成至圣文宣王墓"。孔子玉介绍说:"这是明正统八年(公元1443年)大书法家黄养正书。墓前的石台初为汉修,唐时改为泰山运来的‘封禅石’筑砌,清乾隆时又进行了扩大。"毛泽东又看了孔鲤、孔伋墓。他和随行人员还议论到了孔子后人清代剧作家孔尚任和他的《桃花扇》。

 

孔子玉回忆毛泽东同志视察曲阜

(本文选自《曲阜党史资料选编》第一辑,内容有删减。孔子玉在1952年10月是曲阜市委书记、县长。)

1952年10月28日,毛泽东同志到曲阜视察。我当时任曲阜县县长,分工接待工作,荣幸地见到了毛主席。在这前两天,接到省里通知:近日有领导同志到曲阜视察,保卫工作必须做好,要保证领导同志的绝对安全。接着,省公安厅专门来了一批同志,做保卫工作。究竟是哪位领导同志来,上级没透露,我也不便问,我猜想:一定是很重要的领导人来。根据省公安厅的要求,对保卫工作作了周密地部署:孔庙、孔林内外由公安局负责;曲兖公路沿线由县委、县府党员干部负责,孔林内外由九兵团留守处负责。县里具体安排保卫工作的是公安局局长曲业胜同志。

十月二十八日早饭后,一切保卫、服务工作安排就绪。按照安排,我和九兵团留守处的张慧源政委在南门等着。我们原来以为,客人从兖州方向来,到曲阜后,一定是过正南门,先参观孔庙,所以我们就在孔庙前门等着。一直等到九点,忽然来人通知说:领导同志马上就来到了,要我俩快到孔府门前迎接。我和张慧源同志就顺着孔庙东墙,穿过阙里坊,大步朝北走,刚走到北头,往东拐的地方,被一位同志拦住,说只叫我一人去,张慧源同志就从南绕道回单位了。我和那位同志来到孔府门前,这时,那里已经有几位同志在等候。接着从东边开来几辆小汽车,最前面的一辆是黑色的,车一停下,第一个下车的身材高大,满面红光,穿一身旧黄呢子服,我一眼看出是毛主席。我心情十分激动,也没听清别人是怎样介绍的,就大步向前,紧握主席的手,问了声:“主席您好!”主席回答说:“好!好!”主席还和其他同志一一握了手。记得当时陪同主席的有罗瑞卿等二十多位同志,领导让我马上领主席参观。先参观孔庙,进了东华门。我一边走一边做点简单地介绍。主席身材魁梧,神彩奕奕,步履稳健。我们跟着主席走的比较快,穿过大成门,来到杏坛,我向毛主席说:这是杏坛,传说是孔子讲学的地方。主席上下打量了一下,微微点了点头。然后主席健步登上石阶,来到大成殿前,停住了脚步。这时主席脸上微微冒汗,在金碧辉煌的大成殿的辉映下,显得更加红润。他顺手摘下黄呢子帽,用手轻轻地理了理头发,然后倒背着手,仰望着宏伟的建筑,若有所思。片刻,他缓缓地来到盘龙石柱前,上下打量,仔细观察,兴致颇浓。进入大成殿后,主席环顾了一下,即走出来,顺着大成殿东边的廊台向北走。来到圣迹殿,边走边看了一圈,就往回走。走到东华门里,我领主席来到诗礼堂院,看了唐槐、宋银杏,就走出孔庙,去参观孔府。

进了孔府大门、二门,穿过重光门,主席仔细看了大堂二堂三堂的陈设。穿过前上房,来到前堂楼。在前堂楼前面,预先准备了桌椅、茶水,请主席在那里休息、用茶。主席坐在中间,其他同志分坐两旁,我紧挨着主席。主席问:  “你叫什么名字呢?"我说:  “叫孔子玉。"主席说:  “你和曲阜的孔姓是否是一家子?"我说:  “是。"主席说:“你们的行辈是怎么排的?"我说:  “据说乾隆时候赐给孔姓三十个字作辈份,有:兴毓传继广,昭宪庆繁祥,令德维垂佑,钦绍念显扬……我只知道这几个,其余都记不清了。”主席听了微微点点头,接着从衣袋里掏出一张空白纸,让我写下来。我接过纸,认真地写出来,交给了主席,主席看了看,便交给秘书了。主席又问:“你怎么叫孔子玉?"我说:“子玉是我的字,不是辈。"主席接着问:“你是哪里人?"我说:“是江苏沛县人。四代以上在曲阜,是逃荒到江苏的。"主席轻轻嗯了一声,又转过话题说:“今后你的孩子是否还接着这些辈起名呢?"我说:  “已经不接了,起个名字就行了。"主席听了未加可否,和别的同志也交谈了几句。在前堂楼大约休息了二十多分钟,由于时间仓促,我原来准备的汇报提纲也没用上,就往回走。在孔府门前坐上汽车去孔林,因为我是向导,和主席坐在一辆车里。

在去孔林的路上,主席看到两边的柏树打了头,便问是怎么回事。我并不知道真实原因,只凭主观印象说:  “都是些老树了,树榴干了,才把树头锯了。"汽车很快驶进孔林,在洙水桥前停下来,主席先下了车,我陪主席缓步登上洙水桥。刚到桥上,忽然听到后边“砰"的一声,这意外的声响,使我大吃一惊。主席问:“这里还经常打枪吗?”我未及思考地随便答:“有时也打打。"我正在紧张地思考是怎么回事,后边传话说:“刚才后边的吉普车轮胎打泡了。"我这才放下心来。不一会,来到孔子墓前,停了脚步,又看了看孔鲤墓、孔伋墓,就往回走。这时主席点了一支香烟,边走边吸,又来到了洙水桥前。我陪主席上了车,走出孔林门,车子停下,我下了车,和坐在车里的主席握了握手,目送车队向西开去了。这时已是上午11点半。

 

毛泽东对陈家庄的批示

1955年12月,毛泽东主席看了中共曲阜县委1955年11月15日向党中央上报的《一个在三年内增长百分之六十七的农业生产合作社》的报告,欣然作了批示:这是一个办得很好的合作社,可以从这里吸取许多有益的经验。曲阜县是孔夫子的故乡,他老人家在这里办过多少年的学校,教出了许多有才干的学生,这件事是很出名的。可是他不大注意人民的经济生活。他的学生樊迟问起他如何从事农业的话,他不但推开不理,还在背后骂樊迟做“小人”。现在他的故乡的人民办起社会主义的合作社来了。经过了两千多年仍然是那样贫困的人民,办了三年合作社,经济生活和文化生活都开始改变了面貌。这就证明,现在的社会主义确实是前无古人的。社会主义比起孔夫子的“经书”来,不知道要好过多少倍。有兴趣去看孔庙孔林的人们,我劝他们不妨顺道去看看这个合作社。

毛主席赞扬的这个合作社,就是曲阜县陈庄农业生产合作社。关于陈家庄农业生产合作社的材料和毛泽东主席的批示,收入《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一书,批示又收入《毛泽东选集》第五卷。在毛泽东主席的正确领导下,曲阜人民和全国人民一样,翻身得解放,当家作主人。毛泽东主席对曲阜的批示,又极大地鼓舞了曲阜人民,阔步走上了社会主义康庄大道。

 

1976年全县人民沉痛悼念毛泽东主席

1976年9月9日,毛主席逝世的噩耗传来,曲阜人民沉浸在极大的悲痛之中。11日,中共曲阜县委、县革委代表全县党政军民向中央发出唁电,沉痛悼念毛泽东主席。18日,全县党政军民各界代表五千多人参加县委、县革委在曲阜一中举行的追悼大会。收听完首都百万群众在天安门广场举行追悼大会实况转播后,中共曲阜县委书记张正仪致悼词,号召全县人民化悲痛为力量,继承毛主席的遗志,将革命进行到底。

曲阜人民十分感谢毛主席,怀念毛主席。曲阜人民在毛泽东来曲考察、视察时有的见过面。在解放前,曲阜有跟随毛主席南征北战的孔子后裔孔庆德中将。在解放后,有与毛主席一起在人民大会堂参政议政的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郭守明和中共九大代表孔昭俊等。在毛主席生前没有机会见面的许多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干部等各界人士,赴毛主席纪念堂瞻仰遗容,圆了多年的夙愿。

 

毛泽东家人与曲阜

毛泽东生前两次来到曲阜,他的家人也曾多次到访曲阜。1994年4月28日,毛泽东的亲家母张文秋、二儿媳邵华、孙子毛新宇等一行,参观了孔府和孔庙。毛新宇时年24岁,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正在北京某高校攻读研究生。张文秋老人是1927年入党的老革命,是刘思齐(刘松林)、邵华的母亲,也是原山东省委书记刘谦初的夫人。她的两个女儿分别嫁给了毛泽东的两个儿子毛岸英、毛岸青。慈祥的张老虽逾90岁高龄,但精神很好,渴望在孔子故里曲阜温故知新。

早在1983年,年仅13岁的毛泽东之孙毛新宇,就跟随家人来过曲阜。那时的孔府、孔庙,在他眼里还保有一种少年的不解和神秘。11年后,当饱读历史的毛新宇再次同家人走进孔府、孔庙大门的时候,求知欲和新鲜感更为强烈。他对周围一切都十分感兴趣,如在过一道道极其考究、高大的门槛时,张文秋老人因坐轮椅须有专人抬过,新宇就俯在老人耳边诙谐地解释:“姥姥,人家孔府门槛高不好过呵。”又如,看到大成殿的盘龙石柱时,他提高了嗓门对张文秋老人说:“这是举行祭奠仪式的地方,这龙柱只有这儿有,北京故宫都没有。”当来到专供游人古装拍照的孔子故宅崇圣祠时,新宇兴致乍起,却又十分认真地向母亲请示:“穿古装照张像行不行?”在得到母亲的肯定后,他便走进祭祀孔子上五代的大殿,很快换上陈置在右侧的龙袍金冠。因身体过胖,肚子突出,邵华女士手执照相机为其拍照时调侃道:“毛毛,皇帝的肚子也太大了。”一句话逗得陪同人员哈哈大笑,新宇也忍不住笑起来。

2001年7月7日,毛泽东的女儿李敏及外孙、外孙女等也来到曲阜,参观了“三孔”等文物古迹。

 

毛泽东主席虽然与世长辞了,但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思想培育了我们几代人走上革命道路,实践使我们深刻认识到: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毛主席就不会有我们幸福的今天。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

上一篇:曲阜圣地书画家—颜雷

下一篇:济南战役前夕的华东野战军曲阜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