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口述历史 >

口述历史

回忆一九三一年曲阜二师党的活动——任白戈

来源:党史研究室    作者:党史管理    发布时间:2017-03-02    点击数:

1930年2月,张郁光任曲阜二师校长。那时候,二师正是《子见南子》案轩然大波平息不久,学生们要求教员讲授具有进步思想的课程。于是,张郁光校长决定到到各地延聘进步教员。我和萧寄语在北平接受了张郁光的聘请,于1931年春开学前,一起来到曲阜二师。

我在曲阜二师讲授西洋史、世界地史和伦理学三门课程。我按照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观点讲授历史课,按照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辩证法讲授伦理学。讲世界地理,也讲些列宁创建的苏维埃国家,无产阶级创建的创建的政权巴黎公社等带有深厚政治色彩的内容。当时我还出了一本书,叫《伊里奇的辩证法》,有一定影响。不少进步同学从我的言行中看出了我的政治面貌,开始接近我。这年夏季的一天,学生中的共产党员裴康增找到我说,教师中有不少是失掉组织关系的共产党员,要我与他们联系。记得当时教师中的共产党员有教务主任陆剑平和纪子培等。训育主任张彝堂过去曾是共产党员,但后来加入了国民党。当时学生中有共产党员,也有共青团员,党组织的负责人是程照轩(程金鉴),他当时在二师后师部学习;共青团员有夏辅仁(夏天庚),他当时在二师初师三年级读书,很活跃。在我印象中,当时程照轩比裴康增老练得多。裴康增1932年被捕后叛变了。程照轩、夏辅仁1932年被韩复榘逮捕,1937年出狱后参加了租徕山起义,后来他们被选为中共“七大”代表去了延安。

我在曲阜二师工作时,学校里两派斗争很激烈。我们共产党员及共青团员师生为一派,对方称我们为“二部派”;以国民党员、训育主任张彝堂为首的极少数人为一派,我们称他们为“狗派”(意即国民党走狗)。双方都大造舆论,争取学生,举行辩论、演说,针锋相对,互不示弱。我们讲“拥挤苏维埃”,他们就讲“召集国民会议”;我们主张“工人农民联合抗日”,他们就拼命鼓吹取消革命,走议会道路。

当时刘弄潮教授也在二师教书。他曾在大礼堂与张彝堂为首的一派进行了一场激烈的辩论。刘教授义正词严,在大庭广众之下揭了张彝堂的老底,使张彝堂无地自容。

“九·一八”事变后,北平、天津的学生南下请愿,敦促蒋介石抗日。二师学生联合鲁南其它六个学校的学生,到兖州截车,去南京请愿。虽然没有去成,但是震动了全国。二师进步力量的强大,引起国民党反动派的惊恐。韩复榘先是以“赤化”“袒共”罪将张郁光撤职查办,继而又准备搜捕二师进步师生。在济南的张郁光的内兄李澄之听到风声,及时告诉了张郁光,张郁光便通知我们赶快离开二师。张郁光在学校澡堂里烧掉了先时购买的很多进步书刊,然后我们就一起去了兖州。我从兖州乘火车转赴上海,后来在上海参加了“左联”,任过“左联”的宣传部长和秘书长。

(胡远、姚开亮根据1983年11月5日任白戈同志谈话记录整理)

上一篇:关于曲阜二师的回忆——楚图南

下一篇:曲阜县委书记李秀口述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