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口述历史 >

口述历史

父亲留下无价宝

来源:党史研究室    作者:党史管理    发布时间:2017-05-02    点击数:

——高文秀回忆父亲高克明


高克明与女儿高文秀合影

弹指间,父亲离开我们已经三十年了。三十年来,我们无时不在想念他,更感谢他留给了我们无价之宝。

父亲留给我们的无价之宝就是他用他的一生诠释了“共产党员的本色永远不能变!”这一至理名言。

不是么?当我们姐弟年届七十还能依偎在九十多岁老母亲身旁的时候,我们不能不感谢父亲这位老共产党员对母亲这位目不识丁的农村妇女的不离不弃。这在解放初期那场干部离婚风潮中显得多么不跟潮流,而老父亲却说战争年代人家跟着我们不顾生死,无怨无悔地照顾我们的家人,这是怎样的恩情?现在条件好了就想甩了人家,这是共产党员该干的事么?正是父亲的榜样力量使我们这些后辈在处理个人问题时都做到了低调和平和。我们姐弟三人的爱人都是普通农家子弟,各种条件都远不如我们,而我们却能平平安安地相处几十年,这不能不说是父亲的榜样力量影响了我们。

父亲离开我们三十年了,而在三十年后的今天忆起父亲的为人正直、为管廉洁更别有一番感慨。不是么?在全国全党反腐倡廉愈发深入的今天,看到那么多令人震惊的案例,了解了许多人跌入罪渊的过程,这不能不让人沉思。是呵,我们姐弟也和他们中的许多人一样,通过自己的努力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而且还是被人认为有“油水”的部门,而我们却能安全“着陆”,其中父亲的教导和影响功不可没。

忆起父亲的廉洁,退回几十年去我们是不太理解甚至是怨声载道的。比如说三年困难时期,我们这个有人当“县太爷”的家庭照样有人得水肿病,照样吃糠吃野菜苦苦挣扎。记得有一次劳模郭守明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趁父亲不在家偷偷地送来一小布袋粮食,父亲知道后大发雷霆,二话没说就拎起布袋送去了机关食堂。还有曲阜兖州分县不久,有老家腾州的一些亲戚找上门来要求父亲给安排工作,可父亲从来没有私下安排一个人,结果惹得一些朋友亲戚很有意见,甚至说他没人味儿。其实何止亲朋说他没人味儿,甚至连他的亲娘我们的奶奶也曾这样埋怨过。他在曲阜当县长的那些年,几乎没回家过个年,奶奶年老体衰想见儿子,三番五次捎信让他回去,他却写信说,曲阜刚分县不久,需要处理的事务太多,我作为一县之长,怎么摞下三十多万人的事情不管而自己回去过春节呢?还有就是我妹妹高文荣聪明伶俐有才干,可一直在家种地务农,最后还是靠自己的能力被公社推荐上了省团校才解决了工作问题。

现在我们姐弟三人都是年过七十或年届七十的人了,也都是儿孙绕膝的年龄了。这样的时候回忆起父亲的一生,回忆起我们这个家走过的路,我们感到十分欣慰。是父亲的榜样力量支撑着我们这个家平安幸福,是父亲的教诲使我们这些共产党员的子女们牢牢记住了他们的那句至理名言“共产党员的本色永远不能变!”

我们一定将父亲留下的无价宝传承下去。

(作者高文秀简介:1967年山东省财经学院本科毕业后到济南军区工程兵农场锻炼;1969年分配到腾县人民银行工作;1980年调入济宁市人民银行工作;1982年任曲阜县人民银行副行长;1984年,调任济宁民银行中心支行副行长;1991年,任济宁民银行中心支行行长;1998年3月,任济宁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委;2003年4月退休。)


高克明


高克明1954年照

高克明同志简介:曾用名高庆德,男,汉族,1918年7月出生,山东省滕县南沙河中仓沟人。1938年在本村参加了民先组织,1939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9年10月在本区邮站联络处工作,以卖烟为身份秘密送报纸刊物;1942年8月到中仓沟抗日小学当教员;1943年10月至1944年5月在滕县一区分委任组织委员;1944年5月至1946年3月在滕县县委任秘书干事;1946年3月至1946年5月任滕县各救会秘书;1946年5月至1947年3月任滕县合作社经理;1947年3月至1947年10月任渤海区商河县兵站站长;1947年10月至1948年2月在临城县一区任区长;1948年2月在沙棚被国民党77师包围,在战斗中高克明被俘,同年7月脱险后于1950年6月经滕县地委决定恢复了关系。1948年7月在鲁南五专署支前队任队员;1948年10月至1950年5月任台枣专署民政科科员;1950年5月至1952年7月任滕县专署建设科科员;1952年7月至1953年10月任山东省交通厅滕县区公路管理段副段长;1953年10月至1955年11月任济宁专署交通科副科长;1955年11月任曲阜县人民委员会县长;1960年4月任曲阜县委书记处书记兼县长,文化大革命开始后被停止工作; 1978年5月至1980年5月任曲阜县革命委员会副主任;1979年5月至1980年9月任中共曲阜县委第四届委员会常委;1980年5月至1984年2月任曲阜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上一篇:曲阜县委书记李清伦访谈实录

下一篇:宫均田回忆父亲宫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