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口述历史 >

口述历史

宫均田回忆父亲宫祥

来源:曲阜党史研究室    作者:党史研究室    发布时间:2017-08-02    点击数:

 

我叫宫均田,1953年生人,1959年在济宁上的小学,1962年1月父亲宫祥调到曲阜工作,我母亲也在曲阜组织部工作,于是在我上二年级的时候,就转到了曲阜书院街小学继续上学。

我还记得父母教育我们兄弟姐妹的一句话:“工作要对得起良心,不能干一行不爱一行;要仔细,不能出纰漏。”这句话我印象很深。

(中为口述人宫均田)

1

我们家和老百姓家是一样的,一样的拿着粮本去买粮食,也拿着油票去供销社打油去,和群众一样排着队要粮食、油,从来没搞过特殊,外面人也不知道我们家是干什么的。

我上学的时候也没有什么特殊,我和李秀的儿子一样,李秀儿子的情况我清楚,当时也是很艰苦的。李秀那时候是省委办公厅的,跟着谭启龙到曲阜搞社会主义新农村样板县,任曲阜县的副书记,一年后转任书记。他的儿子也就跟着他到曲阜上学。

我和班里其他同学一样学习、劳动,没有任何区别于其他学生的待遇。而且,班里的同学也不知道我是县委书记的儿子。

有些学生知道我父亲在县里工作,就问:“你爸爸在县里干什么的?”我说:“我也不知道。”当时家里什么都不让说。直到我们家从曲阜搬走的时候,有些人才惊讶地说:“唉哟,你家还是书记啊!”

社会上的一些朋友到家去玩,一看家里就是很普通,也没什么东西,后来他们还说:“你家里和俺家里差不多!”

宫祥

2

我一共姐弟4个。有一年,我们姐弟住的屋里,老鼠在床底下扒了一个洞,结果从里面出来不少铜元,我们兄弟姐妹就拿了到外面卖钱去。后来就被我父母发现了,坚决不让卖,就让人挖,挖了一个大木头箱子,里面满满地一大箱铜元,估计那是以前地主埋的,应该是个很富的地主。父亲就交公了,让办公室里的两个同志给抬走了,当时还很沉,抬都很费劲。

刚开始发现铜钱时,我们兄弟姐妹发现后都很高兴,那个时候铜很值钱,能卖很多钱。谁想到被我父母直接给交公了。

这一大箱铜元,就让我们兄弟姐妹四个卖了几块,我们当时还没敢告诉父亲,因为他们知道,肯定会严厉地批评我们,因为父亲认为这是公家的东西。

3

我大姐宫建芳在邹城上班,80年代初调到了济宁无线电厂,一个生产电视机壳的企业,厂子效益不好,就倒闭了,我姐姐也就下岗了。

那时候我父亲是政协主席,有些人很不理解,政协主席的孩子怎么会下岗呢?

我父亲说:“孩子的事让他们自己去努力!”

我父亲对孩子们除了给一些力所能及的经济支持之外,其它诸如安排工作、调动工作之类的基本上不参与。

我姐姐只好申请下岗职工的救济补助,街道上对申请救济补助人员调查的时候,调查人员吃惊地说:“你们家这么大的官,怎么还失业啊?”他们很不理解。

中区的市委书记,我记不清名字了,就给我父亲说把孩子调到他分管的企业里去,我父亲不同意,说人家的孩子也下岗啊。

还有一件事就是我父亲在曲阜的时候,我姐姐生病了,我父母没钱给她治病。那时候父亲母亲工资少,还要照顾两家老人、孩子,基本上就剩不下多少了。后来济宁市委的领导知道后,专门给了补助,才治好了姐姐的病。

宫祥(右一)在会议现场

4

文革中,我父母受到了冲击。当时,山东省委第一书记谭启龙也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到了波及。

我父亲任县委书记的时候,谭启龙正在曲阜搞四清活动及新农村样板县建设。

造反派根据有些人的告发,整理出来的一份污蔑谭启龙的黑材料,连夜到我家里去,要求我父亲在上面签字。

我父亲看了材料,发现里面的内容有谭启龙对文革的不满之词,及在曲阜搞四清时犯得种种错误,自然全是不实之言,就拒绝在材料上签字。

因为我父亲明白,做为曲阜县委书记,如果在材料上签字,就基本上做实了谭启龙在曲阜的一系列罪状,谭启龙同志对曲阜的发展做过巨大的贡献,如果签字认可,这是对谭启龙同志的不公。

所以无论造反派如何威逼利诱,我父亲就是不同意。我父亲也因为拒绝签字这个事,受到了严历的处分。

 

我对父母的感觉就是一天到晚忙碌,从来没有星期六、星期天。尤其是我父亲,一天到晚的不在家,我母亲还能休息一天。所以,我对母亲的感觉深些,对我父亲的感觉要淡一些,因为我父亲早出晚归,我还没起来,我父亲就走了;我睡着了,他才回来。

当时照顾我们这些兄弟姐妹四个人是我的姥爷,这么大年龄,还给我们做饭。当时也没有什么好饭,唯一的饭就是煮瓜干子。那个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瓜干子特别多,天天吃瓜干。

宫祥(右一)在农田水利建设现场

1984年6月,宫祥(二排左四)陪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政协主席邓颖超(前中)在曲阜视察

宫祥(右一)

 

宫祥简介:

        宫祥,原名宫怀胜,男,1918年2月出生,山东省高青县塘坊乡王家村人。1944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1年8月,参加抗日自卫军,在博兴县柴胡店任抗敌协会宣传员。1942年1月,任鲁中报社印刷科副科长。此后,历任省纺织局指导员、莒南县纺织指导所副主任、莒南县政府建设科长。1946年1月,调滨海专署,先后任合作科副科长、实业科科长、合作推进社经理。
        1949年12月,任临沂专区合作总社主任。1953年5月,任临沂专署实业科科长。1954年12月,任临沂专署副专员。1956年7月,任山东省水利厅水土保持局局长,后任省政府水土保持办公室主任、省水利厅办公室主任。1959年7月,任济宁专员公署副专员,同年11月兼任地委农村工作部副部长。1962年1月,任中共曲阜县委第一书记。1965年5月,任中共兖州县委书记。1974年11月,任济宁地革委生产指挥部计划办公室主任。1975年11月,任济宁地革委计划委员会主任。1977年1月,任济宁地革委生产指挥部副指挥兼地革委计划委员会主任。1977年7月,任济宁地区革命委员会副主任。1978年7月,任济宁地区行政公署副专员。1983年10月,任政协济宁市筹备委员会主任。1984年1月,任政协济宁市第六届委员会主席。
        1986年12月离职休养。2002 年9月因病逝世。

 

(回忆人:宫均田    整理人:邱臣 孔凡成  刘涛)

上一篇:父亲留下无价宝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