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曲阜钩沉 >

曲阜钩沉

《略谈曲阜碑帖业》

来源:曲阜市政协    作者:曲阜市政协    发布时间:2017-08-23    点击数:

曹海源

曲阜有很多古代石碑碑刻,仅孔庙保存的历代大小石碑碑刻不下一千余通(块),是我国著名的古代“碑林”之一。其中的汉、魏碑刻和玉虹楼碑刻及一些汉画石刻都是我国碑刻中的珍宝。这些碑刻不但是研究我国古代历史发展的稀有资料,同时,也是研究我国书法传统艺术的重要摹本。这些艺术雕刻种类繁多,琳琅满目,可说是我国的一个重要文库。

成化碑贴(图片来自曲阜市文博网)

为了便于研究、传播、鉴赏这些古代碑刻,必须把它们的字迹图像全部逼真地显示出来。显示的方法就是在石碑上蒙一层纸,捶打后使凹凸分明,涂上墨,使文字显出,这种拓下来的纸片就叫作碑帖;碑帖经过裱糊装订成册,一般叫做字帖(小块纸片又叫拓片)。

在清末民初期间,曲阜的碑帖行业就有很大的发展,从事碑帖业的手工业者和经营碑帖的店铺也相应地逐渐增多起来。在抗战前,全县就有碑帖工人百余人,店铺和家营单位不下十余家。著名的如成宝堂碑帖庄、鉴古堂字帖铺;家营单位有于家、宋家、马家、王家、韩家等等。因为有些著名的古碑石刻不能经常随便拓印,于是有的工人就雇用石匠和木刻工人自己仿刻假碑。由于石碑的石料和工艺较贵,所以就用刻制木板来代替(主要用梨木),这样就能大量拓印字帖进行销售。营业发展了,就开设店铺,有的自产自销。有的雇用许多字帖工人(他们还兼做裱糊和装订等工作),形成了一定规模的作坊,大量生产进行批发外销。旧社会,有一些专门串私塾、书馆肩挑书箱的小商人,他们除销售各种文具外,还销售字帖以供应私塾学生临摹习字之用。他们到各县走村串乡,送货上门,成了大量推销字帖的主要雇主。另外,在日伪时期,有些人还在孔庙门旁开设一些摊点,把字帖平摆在地摊上,任人挑选。这是字帖流通销售的主要方面,另一方面。有些著名的原版碑帖为各大图书馆、学校、藏书家、书法家所收藏,有些字帖铺便进行翻刻,这虽然是一些赝品,但是字体都很逼真,以致外行人很难辨认出来。例如,开设在陋巷街的成宝堂碑帖庄,他家的作坊里刻制的假碑石、木版约有数百通(块),平时雇用工人数十人进行拓印出售。然而,他家也确有一部分真版字帖,出售时,还加盖他家字号的印章,以防假冒。他家不但经营曲阜本地的字帖,而且还到西安、洛阳等外地交流。同时,除在本地销售以外,每年还用邮寄的办法向外地——上海、北京等各大城市推销。发达时期,每次邮寄包裹数十件,在包裹中将字帖叠成40×30cm2的长方形,重量大约二三公斤,每包字帖数十张,可见其数量是相当大的。

这些从事经营字帖的店铺和工人,除自产自销以外,还经常在孔庙给孔府拓印碑帖,有时还到外地作业,如泰山、峄山、徐州、南京等地都有他们的足迹,有的还到各名山拓印大型摩崖时刻。至于其精细之作,则是拓印钟鼎的铭文、甲骨文、古钱币,或石鼓文字等,以他们的高超技术,为传播古代文化起到了重要作用。

拓印字帖不但要有高超的技术,还有复杂的工序。首先是选用原料,字帖用纸要求细薄、纯白,有韧性,不渗墨,如薄宣纸、苏杭连、青城毛头等。用墨主要是南松烟墨或上等黑墨,用松烟墨时要搀进胶水搅成糊状,用黑墨时,要把墨块砸碎,装瓶加水和碎瓷片摇晃使墨块变成墨汁;有的名贵字帖刷红色,其原料是用银朱搀白芨研制而成,价值非常昂贵,非特殊需要不使用。拓印的工具:有糊刷、排刷、墨板和用毡束成的擦子,以及用棉花束成球形(饭碗口那样大)外面包上细布的扑子,此外还用毡片、榔头(木槌)等。拓印大字用扑子,拓印小字则用擦子。其工艺过程是:先将用纸叠成厚摞,上下用木板枷紧,浸泡在矾水里,经过一段时间,俟浸透后捞出,再用大石挤压,尽量压出水分,呈半干不湿的状态。用时将纸一张张地揭开,然后,迅速地贴在石碑或木板上,再用干净的排刷刷平,不得有皱纹,接着将毡片贴着纸面,用榔头敲打毡片,把纸深深地印在字痕里或者花纹里,使之有明显的痕迹——这是拓阴文的办法。如拓制阳文,贴纸就比较困难,必须把阳文全部突出,待贴纸稍干以后,即用糊刷沾墨抹在擦子上,将擦子在墨板上把墨磨匀,先用擦子在贴纸上轻轻擦拭,然后重擦,直到白色的文字呈现清晰为止。这种擦墨的技术非常高明,既不能过于重擦,使文字的笔划变形或者将纸擦破,同时也不能轻擦,因为擦得轻了,就不能显示出文字和花纹特有的神润。等到将全碑面擦完以后,立即将字帖揭下,晾干,叠好,全部工序这才完成。如果用扑子扑印阳文,则技术要求比用擦子擦印阳文更高一些。字帖工人为了掌握拓印的技术,必须拜师学徒。技术高超的老工人,如于登瀛、徐振基等有名的老师父,不但技术高超,经验丰富,并且能鉴别出字帖的真伪,字帖的产地、年代以及字体的流派等,这些做法假如没有很高的鉴赏能力和水平是绝对办不到的。

解放后,党和人民政府一贯重视保护古代文物,对于全国著名的碑刻严格限制拓印,有的还进行封存。因为每次拓印后碑刻要经受敲打、磨损,再加自然风化的剥落,久而久之,字迹模糊,有的甚至断裂,所以必须严加保护。尽管如此,但经过年代的变迁和受极左思潮的影响,一部分碑刻还是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损坏,有的甚至湮没。因此,对于过去拓印的著名碑帖的原版现在也都成了稀世珍宝了。(《曲阜文史》第7辑1987年9月)

上一篇:曲阜三宝

下一篇:曲阜三孔:孔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