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题集锦 >

专题集锦

曲阜二师第一个党支部的建立及其活动

来源:曲阜党史研究室    作者:胡远    发布时间:2017-08-31    点击数:

 

 

曲阜师范创建于1905年(清光绪三十一年),原名“曲阜县官立四氏初级完全师范学堂”,是为了“养成贤材,供朝廷之用”,由袭封“衍圣公”孔令贻任总理。1912年(民国元年)冬,随国体变更,改名为“山东省立曲阜师范学校”,取消总理,任命校长,但学校实权仍执于孔府。1914年(民国三年)春,曲阜师范与济宁道属之兖州、济宁、临沂、曹州四处师范合并,按全省统一命名,改称“山东省立第二师范学校”。至1934年2月又改称为“山东省立曲阜师范学校”,这二十年的时间,该校被简称为“山东二师”或“曲阜二师”。至抗日战争期间,这个学校在我省人民革命斗争的史册上写下了不可泯灭的一页。

 

1    

准备阶段        

 

中共二师党支部的建立,不是偶然的,而是随着全国革命形势的发展,经过了从1919年到1924年的准备阶段。其间,起重要作用的是“五四”运动的影响、进步校长的支持和先进思想的传播。

1919年爆发的、使中国历史发生了划时代转折的“五四”运动,是以“山东问题”为导火线的。北京的学生首起斗争后,迅速波及我省,掀起了空前规模的反帝、反封建爱国高潮。地处堪称封建堡垒孔府门前的曲阜二师,素因顽固封建势力的迫害而久郁愤怒,正在孕育着一场斗争,所以,北京学生游行示威的消息一传来,二师的广大师生立即要求罢课,下乡宣传,投入全国人民反帝反封建的洪流。这种正义要求,遭到了时任二师校长孔祥桐的拒绝和反对。二师广大学生义愤填膺群起而包围了校长室,怒不可遏地质问孔祥桐: “你是哪国人?”答:“中国人。”问:“你是中国人为什么不爱国?”“为什么不反对帝国主义?”孔祥桐无言以对。这时有的学生喊了声“揍他!”孔祥桐十分害怕,从人群中挤出去,狼狈地越窗而逃。学生们接着包围并怒砸了考棚大楼,宣布将大门前的“考棚街”改名为“新文化街”。

翌日,学生们就罢课上街,游行示威,高喊:“打倒帝国主义列强!”“打倒孔家店!”等口号,还特意到孔府门前游行,把“打倒孔家店”的口号写成大标语,贴在了孔府大门对面的照壁上。同时,学生们分成小组下乡宣传,动员民众抵制日货。还派出代表北上,联络济南学界,共同赴京请愿,与济南等地的爱国斗争遥相呼应(见李澄之《回忆“五四”运动在济南》载《山东省志资料》1959年第二期),成为曲阜以至鲁南一带最先觉悟的反帝反封建的一支先锋力量。

二师的斗争,震怒了孔府。他们勾结反动的省政府严厉镇压,暑假前开除了六名学生。对此,广大学生以放暑假不回家表示抗议,坚决要求反动当局收回成命,撤销处分。逃离学校的校长孔祥桐由此不敢回曲阜,并引咎辞职,后死于异乡。

这次斗争,使“五四”革命精神深入人心,它提高了广大师生的革命觉悟,启发并推动了曲阜社会各界人民的觉醒,为二师建立中共党组织奠定了群众基础。

山东省政、教当局,选派我省著名的进步教育家范铭枢,于1920年春莅任曲阜二师校长。 范炳辰,字铭枢,原名范昌麟,山东泰安人。幼年家贫,勤奋苦学,兼习农事。及长,热心政治与教育。四十岁赴日留学,专攻师范。回国后,倾全副精力于教育事业,并以反帝反封建和提倡新文化的进步立场改革教育。先后在泰安、济南、菏泽等地兴学设教,1919年任济南省立一师学监。在一师,他热情支持学生参加“五四”运动,并率先投入斗争,当军警包围一师、封锁校门时,年逾五十的范铭枢最先向军警冲去,给游行队伍打开一条出路,“表现最为勇敢”(见山东人民出版社《光照千秋一一山东革命烈士事迹选(一)》第144—145页)。到二师后,他以“真、善、美”三字为校训,推崇“天下为公”思想,教育学生爱国忧民,追求真理,关心政治,钻研业务,“养我浩然正气”(见《山东教育》八0年第八期),做一个“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

范铭枢勤劳、朴实,十分关心学生的成长。他亲自带领学生种菜、养花、栽树等劳动建校;任校长八年间,一直在学生食堂就餐,在饭桌上与学生娓娓面谈,讲一些做学问和做人的哲理。对于师生们的爱国进步斗争,他更是热情支持,积极参加。1925年“五卅”惨案发生后,他同广大师生一起停课半月,走上街头举行反帝示威,散发传单,张贴标语,抵制日货,下乡宣传,声援工人斗争,在曲阜声势很大,影响广泛。

如果说,“五四”运动的影响,使二师党组织的建立具备了良好的社会背景;那末,进步校长范铭枢对学生运动的支持,则成为这个党支部建立的具体有利环境。

范铭枢尤其重视用新思想、新文化武装学生的头脑。在他担任校长期间,先进思想在校内得到了广泛传播。首先,学校聘请了大批宣传新思想、新文化的教员,公开在课堂上讲授《共产主义ABC》等,使学生耳濡目染,受着良好的熏陶。其次,加强学校图书馆工作,雇用得力人员(如辛成智等)为图书管理员,不顾反动政府的禁令,购进了《共产党宣言》、外文版《资本论》等马克思主义书籍和《向导》、《新青年》等宣传马列主义的期刊,由进步教师介绍给学生阅读。再次,校内还由学生集资办起了“黎明书社”,郭鹤亭、仇森林为负责人,下设会计、出纳,采购。该社专事介绍、购售进步书刊,如李大钊、鲁迅、瞿秋白等人的著作,从而使这些“禁书”广为流传。

当时,二师学生竞相购买、传阅进步书刊,公开研究马列主义理论,讨论中国的政治和社会问题,革命气氛十分浓厚。时人谓,曲阜县“具有较新思想之人士除省立第二师范外殊不多觏”(同上),二师遂成了曲阜进步势力中心,这为二师党支部的建立作了思想上的准备。

综合上述可见,在曲阜二师内建立中共党组织的前提已经具备,条件业已成熟。

 

2    

发展过程        

 

二师党支部建立于1926年夏天,但作为一个“过程”,则应从1925年谈起。1924年1月,国共合作开始的第一次大革命,冲击着把持了北方数省的北洋军阀。1925年7月,共产党人王尽美、邓恩铭参与组织并任执行委员的国民党山东省党部成立,下半年,省党部直辖之曲阜分部,由二师学生胥可举在校内成立,党员三十人,其中有些后来成为跨党分子。是年,该校学生杨荫鸿、张观成(皆滕县人)和图书管理员辛成智(莱阳人),首先相继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在校内活动。可是,他们三人的组织关系归属不一,所以二师在这年(1925年),只能说是有了共产党员,但作为党的组织,却还没有建立起来。

1926年,北伐战起,全国革命思想激荡,横征暴敛的张宗昌(北洋军阀,时任直鲁联军总司令兼山东省长)政权面临垮台。这年四月,马守愚(化名马云亭)奉命由济南来曲阜二师活动,发展党员,建立党组织。

马守愚字励明,山东泰安县崅峪村人,1908年11月出生,高小毕业后,考入省立济南一师读书,1925年经庄龙甲、苏连三介绍,加入了共产主义青年团,不久转为党员,任一师党支部书记(马馥塘:《我的一段回忆》载《山东党史资料》1982年第一期)。由于工作积极,被团省委书记关向应同志提升为团省委委员,分工负责曲阜、泰安、莱芜等地的建党工作。马在二师发展了一批党员,多数是校内的进步学生,也有校外的先进分子。如泰安县大汶口小学教师王撝卿,于1926年清明节到曲阜,给他在二师附小读书的两个弟弟送东西,认识了正在二师活动的马守愚。马即向王进行教育,发展其为党员。王回大汶口后,通过组织发展,建立了大汶口特支,成为泰安县最早的党组织。

时值国共合作,二师党的活动几乎公开。当时外地共产党员王伯洋(归属不详)来曲阜,在孔庙内开会宣传共产主义,号召大家参加CP(即共产党),临走留下登记表,让愿加入者填表。二师学生蒋连萼填了表,成为曲阜籍第一个共产党员。经过一段组织发展和思想工作,这年(1926年)夏天,中国共产党曲阜二师支部光荣诞生,马守愚为负责人,党员除马守愚、杨荫鸿、张观成、辛成智外,还有张育东、张延祥、崔宪家、张化恪、唐洪犹、王泽新、张云汉、梁尚焕、牛振清、蒋连萼、薛次箫、巩长富、马延庠、马宗俊、胥可举、刘德荣、辛大力等共二十余人。另外,还有王钰诠、杜若君等几个团员,也在党支部里一起过组织生活。这是二师第一个党支部,二师的斗争从此纳入党的领导。

当时,山东全省已建党支部“三十八个(广饶未算在内,1927年统计,见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山东革命历史档案资料选编》第一辑第22l页),二师支部是其中之一,隶属于中共山东地方执行委员会直接领导。曲阜县境内尚无第二个中共支部,故二师也就成了党在曲阜早期活动的中心。

马守愚是上级党组织派来的,二师党支部建立后,他不久便去莱芜活动,后又到青岛搞工运,二师党支部改由巩长富任书记。巩是莱芜县人,曲阜二师三级学生。他当时有病,住在病号室(大礼堂后边的一间平房)里,这给党支部活动提供了方便。上级来了文件,他们就在这间小屋里,点上油灯摘抄出来,张贴出去宣传。党员们开会、谈话,多于晚间,在院内荷花池边的石凳上进行。

1926年下半年,党支部组织了学生演讲会,由三十多位同学加入,进步的教务主任左宗干也参加了。在讲演会上,王钰诠讲过《共产主义概论》,蒋连萼讲过《穷学生怎样读书救国》等,在广大师生中产生了很好的影响。当时,在该校编印的《年刊》上,曾刊出学生牟培森作的一首诗:“岁寒知松柏,世乱出英雄。伯升一罪犯,亡命受贫穷。振旗讨新莽,怒杀洛水红。刘季只亭长,沉糜酒色中。奋起逐秦鹿,振气群贼空。今又值纷纭,平民易为功。仗剑斩荆棘,顾盼臻大同。”足见其受进步思想之影响。

当时二师内的学生党员,在大家的心目中,都是品学兼优的人物。他们思想进步,功课好,关心时局,积极参加社会活动。那时由范铭枢校长倡导,办起了曲阜历史上的第一所平民夜校,由二师高年级学生任教员,用附小教室上课。夜校学员均系曲阜城里工农群众,最多时三、四十人,其中妇女七、八人。二师党员积极参加讲课,不仅向群众传播文化知识,还通过时事讲演,启迪了民心,培植了社会进步力量。

革命军北伐胜利的消息传来,广大师生欢欣鼓舞。共产党员学生杨荫鸿、张观成毅然投笔从戎,南下考入黄埔军校,杨入黄埔军校本部,张入黄埔军校武汉分校。后来,杨在广东与反动军阀作战中牺牲;张在武汉从事革命宣传工作,被反动派逮捕杀害。

这时,二师内的国民党组织,换成了铉鑫昌为头目。他和其骨干分子魏毓桂、乔修梁等把持了曲阜县党部,又通过老乡关系在校内积极发展党徒,但在广大师生中没有威信,无人跟随其活动。例如他们开会唱他们的党歌,什么“三民主义,吾党所宗……”有的学生见了他们就唱: “他妈的三民主义,他妈的吾党所宗……”弄得他们很难堪,在同学中抬不起头来。那时,该校学生中,私下里出现过辩论,题目是:“KMT(国民党代号)好,还是CP(共产党代号)好?”结果,一致公认为:“还是CP好。”

 

3    

转入地下       

 

1927年,蒋介石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随之,曲阜二师形势亦逐渐恶化。铉鑫昌之流便派人跟踪,探听共产党支部的活动。由此,共产党员们提高警惕,从1927年春天起,开会就分散到南门外的公路沟里或打坯坑内进行,党支部的活动处于半公开状态。

一小撮国民党右派公开反共,活动猖獗。乔修梁、魏毓桂、铉鑫昌等反革命骨干,大肆贩卖“共产主义不适合中国国情”、“苏联是赤色帝国主义”等谬论,歪曲、攻击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政策,煽动反共反苏。对此,共产党员带领进步学生与他们展开激烈论战,甚至发生打架,冲突十分尖锐。“七•一五”武汉“分共会议”后,二师的国民党右派分子与汪精卫的疯狂反共相配合,把持了曲阜县党部,密谋“清党”,开除了二师跨党的共产党员二十多人。同时,他们勾结张宗昌军阀政府,对共产党员和进步学生围攻迫害,致使有的学生退学,有的转学外地。二师环境急剧恶化,进步力量受到挫折。庶务主任郝宝书却仗恃军阀关系撑腰而贪污腐化,1927年底,范铭枢愤然辞掉校长职务,归籍种田而去。共产党员、二师图书馆工作人员辛成智,也被迫随之离开了学校。

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的失败,范铭枢校长的辞职,使二师党组织的活动更加困难,反动势力甚嚣尘上,一度轰轰烈烈的革命斗争转入低潮。这时,党支部书记巩长富等也由于毕业而离校,加上转学、退学的,使全支部尚仅有党、团员七八人,由刘德荣为负责人,在校内坚持隐蔽的斗争。

1928年农历三月初三,蒋介石的“北伐军”第四军进抵曲阜,国民党山东省党部暂驻二师。他们发现校内有共产党的活动,遂于麦季前的一天傍晚,派二师的国民党员、曲阜县党部委员魏毓桂和铉鑫昌,带领曲阜县警察局马寅桥等多人,对二师进行建校以来的第一次大逮捕。这伙暴徒荷枪实弹,踢倒看大门的工人(姓梅),由代理校务的训育主任刘襄禹引领,指名道姓地抓走了共产党员刘德荣、张云汉、王泽新、张育东、张化恪五人。被他们原拟抓捕的蒋连萼,恰因去城里亲戚家,而闻讯逃走,方得幸免。一时,白色恐怖笼罩校园。

第二天,国民党省党部委员刘子班,召集二师全校师生训话,大骂共产党,叫嚷“不许搞非法活动”等,威胁镇压师生。但是,二师革命师生并没有被吓倒,他们冒着风险,自动轮流到关押被捕学生的县公署去送饭,还公推进步学生刘子衡去兖州天主教堂,找“国民革命军山东战地党政委员会”主任蒋作宾及政治部主任仇鳌、副主任何思源说理斗争,迫使国民党省党部释放被捕学生,遣回原籍了事。

遭受大逮捕后,二师内党的力量损失严重,但仍有共产党员,仍有党的组织,不过活动方式已经转入地下,完全处于秘密状态了。

[附记] 本文参考资料来源:《曲阜师范学校校史》(高文浩执笔)及林茵如、宋净明、杜若君、王钰诠、王撝卿等同志的回忆录

上一篇:曲阜武装革命斗争述略

下一篇: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助推社会全面和谐发展